轮椅上的作家石国勇:有故事的爸爸是“压不垮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新华社北京6月6日电(记者李亚楠)儿童科普作家、“家庭主男”、心理咨询师,一个普通人同时胜任这三种角色都实属不易,何况一个下肢残疾的人。更令人无法想象的是,这位残疾人失去了唯一的女儿,如今还在照顾因病卧床不起的妻子。

  与此同时,他坚持创作儿童故事32年,先后出版了11部科普著作、20余部儿童剧、共计200余万字。

  他叫石国勇,今年67岁,北京市西城区天桥街道人。1952年,他出生在北京天桥的老胡同里。一岁半的时候突发高烧,小儿麻痹症让他的双腿失去了行走的能力。随后的人生里,女儿夭折、妻子瘫痪、父亲妹妹去世,石国勇似乎经历了人生所有想象到的苦难。

  命运给他关上了无数道门,但也赋予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小时候,行动不便的他经常自己一个人看书,成年后自然装了一肚子的故事,特别是在女儿出生后,这些故事成了他们家欢乐的源泉。“我每天都会给女儿讲故事,她很爱听,她身体不好出不去,我就把外面的世界讲给她听。”

  从书上看来的故事讲完了,石国勇便开始自己编故事,“女儿最喜欢听我编的《不听话的小山羊》。”然而,即便如此简单的天伦之乐,也在女儿4岁的时候戛然而止。

  女儿去世后,石国勇开始把这些故事发表在媒体上。1987年,童话剧《不听话的小山羊》首次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儿童栏目“小喇叭”采用,当故事变作空中电波的那一瞬间,石国勇想:“或许天国的女儿也能听到。”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接受了“小喇叭”节目的聘请,担任节目的撰稿人和特约编辑,利用业余时间撰写科普童话和童话广播剧。随后他的作品多次获奖,《高技术与现代战争》一书还被列入国家“九五”重点图书出版项目,他也从一名下岗残疾工人成了科普作家。

  “把这些故事送给那些跟我女儿一样喜欢童话的小读者们,对女儿的爱传递给全世界的孩子。”石国勇说道。

  “来,这就是我家。”石国勇带着记者走进胡同里一个大概15平方米的平房。狭小的空间内集合了卫生间、厨房、卧室所有功能。一张床、一台电视、一个衣柜便是所有家具。

  家中最显眼的,就是到处堆满的各种书籍,石国勇会在难得的闲暇时间里随手抽出一本来看,“我很喜欢书,初中那会儿就开始收藏书籍。”石国勇满脸自豪地给记者介绍他的收藏。

  石国勇的妻子二十多年前因椎管手术瘫痪在床,三年前又患上了肾衰竭,如今每周定期三天要去医院做血透。每晚9点之前,石国勇要完成给妻子换药、擦洗身体、做晚饭等所有家务,他戏称自己是当代“家庭主男”。

  “别看我这情况,做家务没啥问题,就是比别人干得慢点嘛。”石国勇一边扶着家具熟练地在房间里腾挪转移,一边对记者说道。

  就这样,石国勇每天坐着自己的电动轮椅往返于办公室、医院和家之间,只有在晚上9点以后,才能安静地坐在房间一角,拿出手机或者电脑,敲下想对女儿和小朋友们讲的故事。

  “年轻时她照顾我,现在该我照顾她了,这是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承担的。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从石国勇嘴里说出的这句话,有种无形的力量。

  而在白天,石国勇还有一份持证“唠嗑”的工作。早在1997年,石国勇便在天桥街道办兼职做起了助残热线年开始专职在街道办残联工作,负责助残政策解答、来访接待,但主要工作还是为街道的残疾人提供心理咨询。

  “说是心理咨询,其实大多数的残疾人都是来找我唠嗑的”,石国勇说,或许因为自己也是名残疾人,能够感同身受,于是他的“倾听”就成了一种很有效的疗法。

  “为了干好这份工作,我还报了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的函授大学,59岁考证那年,我是全考场年纪最大的一个!”他不无自豪地对记者说。

  快人快语,还不时打趣开玩笑,采访过程中石国勇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侃侃而谈,记者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如此命运多舛的人面对生活的心态。

  “凡事想到极致就无所谓了”,和来找自己倾诉的残疾人“唠嗑”,石国勇都劝他们“把问题想到极致,作最坏的打算,如果能把最坏的那一步都想通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石国勇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一篇文章《如何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这也正印证了他虽苦难但依然乐观精彩的大半生。(参与采写:陈秋实、黄馨月、李传宝、杨奕)